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特级教师肖培东:写好作文六大诀窍

来源: | 2017-08-22 17:40:15

导读:真正带你走上写作并爱上创作的,是你读过的书,读过的山水。

  • 我们都曾经是诗人

别悲观地说自己不会写作,别自卑在他人美丽的文字前,我们都曾经是诗人!

我相信,我们都是把写作的细胞冷冻在心灵的某个角落,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激活。写作,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,它从来就不是也不应成为一种才华。我们都有要倾诉表达的本能,我们的言说,又从来都是朴素流畅的,如果,我们还能渗进我们的爱、我们的天真还有我们对世界最丰富的想象和最充沛的留恋,那么,我们流淌在方格里的文字,一定就是我们最美丽的诉说。

其实,好好想想,我们都留下过最精致的表达。童言无忌,童言也最纯美,和孩子相处的岁月里,他在教会我用语言用文字。我常说,这个世界有两种人是作家,孩子就是其中之一。孩子的牙齿掉了,他说,化作了夜空中最美的星星。孩子走在雨中,看到一盏路灯,他说,它在等待一个人。孩子面对顾城的诗句,不屑地说出了自己的精彩:“我会像黑夜一样呼吸。”

语言,源于生活的需要,美丽在想象的空间。别让语言选择我们,要让我们采摘文字。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这妙手的背后,一定有一颗最慈悲的心,爱世界,爱草木天地,爱远方的人。

我常在孩子丰富的语言面前惊叹甚至自卑。很多时候,我们不是朝前走,我们需要往后看,看到我们最初最纯真的身影,听到我们对大地最由衷的疑问和赞美。写作,是一种找回,所有的文字都是在寻找。那么,最初那个唱着美丽童谣摇响每一棵小草的歌唱的你,还能找到吗?你只看到现在的苍白,却忘记我们都曾那么丰富充盈。

写文章就是给自己的生活添上星星。自信点,爱,最真诚的爱,会让你找回漫天的星光。

  • 写作是一种寻找

写作根本不是一个需要刻意放大的教学内容,它不是依附语文而生的,它生存在你的灵魂里,是你生命的一部分。写作是生命的一种需要,是一种欲望,一种强烈表现生活、表达自己的欲望,它帮助我们凿开自己的内心,又鼓励我们去晾晒自己的疼痛,去分享自己的幸福。写作帮助我们在迷乱的尘世里找回我们自己,写作,是一种寻找。

初中生的写作,我定义为“成长”。高中生的写作,定格在“成人”。

初中时期的文章,都是在寻找成长迹象。高中时期的写作,则是帮助我们立人,可以说,高中阶段的作文,都是从“怎么做人”“怎么做一个幸福的人”“怎么做一个真正的人”出发的。我们在初中的作文里走向成长,比如“向前走”“走,到另一个地方去”,比如“下雨天,真好”“月亮离我有多远”等等作文题,它让我们思考成长,让我们关注自我,关注生活。我们又在高中的作文写作中“成人”,我们有了成熟,有了责任,有了深刻,有了反思。这不仅仅是成长,更是一种生命责任的担当,我们有了疼痛,更懂了治愈。

阿兰·罗伯—格里耶说:“作家,从定义上说,不知该走向何方,他写作是为了明白他为什么渴望写作。”写作是一种寻找,我们就是在寻找中渐渐长大并走向深厚。写作是一种找回,我们不仅仅是通过文字感受存在,还要经由文字体验并印证自我的价值。写作的时候,我们在回忆,在挖掘,在整合,在创构,在解剖,在重塑。找回我们的故乡,找回我们的心灵栖息地,找回我们灵魂的家园。

无以为家的时候,我们的心坠进我们的文字我们的故事,我们还有这样一个忠实又需要我们不断去开垦丰富的家园,那里,没有背叛,没有嘲讽,没有世俗的甚至恶意的眼神,有的是我们童年的记忆,青春的眼泪,我们一路磕磕绊绊的脚印……最真诚的,最宁静的,最心灵的。

通过写作,通过写作中的自省,通过写作中的奇妙探索和相遇,那个原本模糊斑驳的自己逐渐清晰。我们会找到自己,也会弥补并完善自己,写作,找回最好的我们。写作过程是一次次精神苦旅,耐住寂寞和孤独,我们就有了理想中的守望。

有空就写点,有想法就记下,或细节或场景,或情绪或感慨,成文最好,零散也无妨。坚持下去,写作就成了生理欲望和精神习惯。最能留住你的中学时光的并深深刻痕的,只有文字。延续生命的方式有很多,写作是其中最有苦乐最有效的一种。萧红说:“我为什么写作?因为没有比它更让我愉悦的生活。”村上春树在《1973年的弹子球》里讲过这样一句话,事物必须兼具入口和出口。那么,写作,是入口,更是出口,而我们就在其中隐隐约约。

我遗憾,青春没有留下太多记录。现在还能写点什么,我很庆幸。

  • 我在你的文字行进路上等着你

不是谦虚,不是故作姿态,真的,我不敢辅导你写作,我甚至不会教作文,我想不出谁会教作文。真正带你走上写作并爱上创作的,是你读过的书,读过的山水,是你体悟到并藏在心里的甜蜜和苦难,是你必须要承受又无法报答的感动和真情记忆。

而我,只是在你的文字上做出一个真实的表情,赞许或反对,更改并期待,都不一定正确。

我不能丰富,又怎敢妄自为师。我再怎么丰富,又怎么敌得过你阅读万千。但是,我愿意陪伴你,和你一起成长。和你一起写作,于我,是一种自我更新。莫言说:“所有生活中没有得到的东西,都可以在诉说中得到满足,这也是写作者的自我救赎之道,用叙述的华美和丰盛,来弥补生活的苍白和性格的缺陷。”救赎和弥补,外人是很难介入的。你记忆的建构和重组,都得在你的内心潜流里进行,喧闹中拼凑的,最后都不是你自己。

指导写作,把握不好,会是一种熄灭,一种扼杀,一种流失。所以,我得收敛自己的评价欲望。

但,我可以影响,可以参与,如果你需要。

我在你的文字行进路上等着你,就很踏实很幸福。

我很想做一件无关分数的事,我也有信心做好分数层面的事情,如果你需要。

  • 你的写作就是你的阅读

书到用时方恨少,这“用”,就是说话和写作。

怎么会很少呢?就是你平时阅读太少,内存不够。乔治·奥威尔在《我为什么写作》里这样说:“写一本书,就是一次可怕的、让人殆精竭虑的拼争,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疾痛折磨。”要这么痛苦,要这么幸福,这漫长又心甘情愿的折磨背后,站着你的阅读和观察思考。

叶澜教授说,任何事物真要长大,真要有力量,必须要有内生力。阅读就在为写作提供源源不断的内生力。写文章构思灵巧固然有天赋成分,但如果没有广博地阅读,那种深厚是融不进去的。读书使人充实,交谈使人机敏,写作使人严谨。阅读和写作是相辅相成共生共荣的,读是基础,写是发展;写有利于增强阅读的兴趣,读则能促进写作的提高。阅读是学生获得写作范式的必由之路:读书是养气,是输入;写作则是释放,是输出。读多了,跟着模仿,一来二去就会写了。真正的写作需要充实的阅读,真正的文章好手,必然读书多。

2015年“全球最佳教师”奖获得者美国的教育者Nancie Atwell说,阅读和写作对学生最重要。作家马原说得更决绝:“你们可以不写作,但你们一定要阅读。”获得一等奖的吴丹同学,她的妈妈真让我们感动,有这么一位爱读书的并能帮助孩子养成读书习惯的朴素真诚的母亲,真是她的福分。

腹有诗书气自华,写成诗书气更华。没有一种惭愧比在浩瀚深厚的经典前的敬畏更让我们有触动,我们的浅薄,首先源于阅读的浅薄。我们要的写作,真的是没有捷径的。

读书少的,写点小聪明的文字,是一种偶然一种投机。时间长了,是会露虚的。真正读书多的,写作甚至不需要谁来指点。写作是我们和自身的一场隐秘对话,是灵魂的一次蜕皮,你浅了,对话的层次自然就浅了。我每天想读点东西,这让我足以抵御外面的诱惑,读着读着,我就想写点什么了。写作,其实都是这样来的。

我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?在我需要深刻的时候,我发觉自己读书真不够,却又不得不伪装内涵。伪装是要付出代价的,所以,我努力恶补读书。我希望还来得及。这样一想,就特别敬佩王小波,他说:“我相信我自己有文学才能,我应该做这件事。”他还说:“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当有诗意的世界。”

  • 延长你的写作半径

学生写作文,最犯怵的就是素材匮乏,然后我们都会用学生两点一线的生活来搪塞和解释。写作,源于生活,学生真的是远离生活的人吗?他们过的不就是生活吗?他们又何尝跳离生活的空气外呢?显然,这样的解释很苍白。家庭生活,校园生活,这不都是你要融入并去感悟的吗?生活着的人,怎么可能从生活中蒸发?曹文轩老师说的好:“这个世界只属于那些细心的人。”

生活只能进行,不能跳跃,每个年龄段自有它的生活状态和生活内容。清晨,父亲为你递来的一杯牛奶;夜晚,母亲临睡前一声亲切的问候。你看着母亲的白发一点点地增多,你想着父亲的背影不再挺拔,你给他们捶背,他们为你抹去悲伤的眼泪,和你一起走在春风中,歌声,笑声……这些怎么就不是生活?你家的房子,房前的老树,树上的小鸟,大地上的落叶,落叶里的叹息,这些怎么就不是生活?你每天走过的那条小路,路上疾驶而过的汽车,路边向你微笑的买早点的阿姨,校门口为你站岗的保安叔叔,老师在课堂上的动人的讲解,校园里不断变换的景色,哎呀,这些怎么就不是生活?写生活,不是要你讴歌高大上和轰轰烈烈,写生活,就是要你从细小处着眼,写出生活的美丽。

阅读也是你的生活。从书中获得了生活的体验,你在各不相同的故事里,在不断变化的体验里,会感到自己的生活得到了补偿,那些沉睡的记忆重新回到了你的身边。你拥有生活的真切,也拥有阅读的真诚,最主要的是,你用你的眼睛用你的心灵在凝视这个世界。还是喜欢曹文轩的那句话:“未经凝视的世界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不能用心去看世界,就不能写出震撼人心的好文章。精微之处,深藏大意,世界不是用来浏览的!

浏览世界,你就会只在自己最为感性的生活半径圈里搜寻写作素材。每个人写文章,面对作文题目,首先都会在自己的最短生活半径圈里寻找,结果,写来写去都是妈妈送雨伞、爸爸背我上医院,或者我和同学吵架,甚至到了高中还在和弟弟妹妹抢素材。怎么办呢,延长我们的写作半径,凝视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,能捕捉、顿悟细小的美丽与精彩,读懂它们。

我常常会在一棵树前伫立,我想听懂它的故事。一片落叶会告诉我生命的密码,一朵花开会送来生命的清香。世界的生命都是我们,露珠滚动,阳光闪耀,河流歌唱,昆虫争鸣,他们要在你的视线处飞舞,他们一样对宇宙心怀敬畏。延长你的写作半径,让更多的微小和高大突兀而出,自然可以,历史可以,熟悉的转为最亲切的,陌生的带来最深刻的,所有阅读的风吹来,上下五千年,纵横九万里,我们都是其中一个灵动和可爱的点。推开窗,看看外面的世界,打开书,读读书里的乾坤,花开花落,风起云散,广阔的天,漂浮的云,飞翔的鸟,徐徐吹过的风以及路上行走的人……

世界的模样,取决于你凝视它的目光。撑大你的世界!

  • 我”有许多,“你”是无限

有人问苏格拉底,何事最难为?苏格拉底说:“认识你自己。”相传是刻在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的三句箴言之一,也成了其中最有名的一句。我觉得写作的世界里,我们更要去认认真真地思考“我”。

我们写作,多数上升不到奥威尔的高度,去揭露一个谎言,引起大家注意。博尔赫斯的写作目的,为了时光流逝使我感到心安,也许更贴近我们的内心。写作是在倾诉,是在寻找,是在重组,最后都是在凝成一个心中的自我,在自己的领域建立自己的记忆城堡。写作,在发现自我,在反思自我,在解剖,在重塑自我。可是,我们在写作的时候,过于强调那个实体的、肉身的自我,却忘记“我”还有其他形式和姿态,抽象的,精神的,其他形态的,这样,“我”小了,“我”窄了,作文的视角也受到了限制,作文的世界也就被局限了。

都说作文需要想象和联想,那为什么不从“我”开始?他人的世界,首先要有“我”的多种存在,才丰富,才宽阔,才多有姿态。“我”单一了,“我”固定了,“我”的世界也随之机械呆板了。中学生写作文,总是习惯于“我”是“我”的表达,这是好事,说明我们要从“我”出发,写出自己的生活经历、体验和感悟,但若成模式,也是思维不够开阔、写作难以接壤丰富多姿的世界的一种表现。

真实的“我”写累了,写腻了,写得足够撞衫了,你可以换个叙述者来表达,“我”是无穷的,你的文章自然也是姿态万千内涵多多。比如“我长大了”这个作文题目,你不定非得写自己怎么怎么的成长怎么怎么懂事理。“我”可以是山村的孩子,在泥泞中勇敢踩出一片坚韧。“我”就是安徒生笔下的那个喊出皇帝什么也没穿的孩子,真诚不让自己的纯净的心被雾霾遮蔽。“我”是一只鸟,雨中不停地飞翔,是一种长大。“我”是一粒种子,黑暗中顽强撑出一片光明,是一种长大……比如“母亲”这个题目,你可以代流浪的小狗寻找母亲,你可以为飘飞的蒲公英寻找母亲,你可以就孤独的河流描画大海的温暖……大地是母亲,你是炊烟;天空是母亲,你是云朵;森林是母亲,你是歌唱的小鸟;草原是母亲,你是摇曳的花朵。卖火柴的小女孩,远离故土的游子,海峡对岸深情眺望的宝岛……你看,创造是自由的,又是灵动的,别把“我”丢失!

我是我,我非我,万物皆我。用“非我”来看待这个世界,然后再用“非我”来看待属于这个世界中的“我”,我们扩大的不仅仅是写作的视野,更有人生的境界。

文字|肖培东博客

编辑|崔淑萍

 

编辑推荐

特别头条